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历史解密

苏曼殊: 禅堂参悟妓院得道

2020-10-09 10:31:33来源:网络 

苏曼殊(1884~1918年),近代作家、诗人、翻译家,广东香山(今广东中山)人。原名戬,字子谷,学名元瑛(亦作玄瑛),法名博经,法号曼殊,笔名印禅、苏湜。光绪十年(公元1884年)生于日本横滨,父亲是广东茶商,母亲是日本人。

苏曼殊一生能诗擅画,通晓日文、英文、梵文等多种文字,可谓多才多艺,在诗歌、小说等多种领域皆取得了成就,后人将其著作编成《曼殊全集》(共5卷)。作为革新派的文学团体南社的重要成员,苏曼殊曾在《民报》,《新青年》等刊物上投稿,他的诗风“清艳明秀”,别具一格,在当时影响甚大。

苏曼殊禅堂参悟妓院得道

林语堂说:鲜明的个性永远是个谜。苏曼殊就是这样一个谜。

在中国近现代文学史上,几乎没有人像苏曼殊一样,能够得到三教九流的同声称慕,而被称慕的,多是他思想和行为的奇与怪。他以和尚的形象出没于清末民初的寺院、文坛、政坛乃至妓院,他的和尚头衔也因此多了很多前缀:革命和尚,浪漫和尚,锦绣和尚,自由主义和尚,情僧……

陈独秀说,苏曼殊“是一个绝顶聪明的天才”,但这个天才却与疯子只有一线之隔。他是和尚,却抽雪茄,嚼牛肉,吃摩尔登糖,身边还围着很多漂亮女人。

身世之伤

如果说弘一法师是大悟红尘,终于了却俗世纷扰披剃出家,那么苏曼殊则是典型的“烦恼即菩提”,他所有惊世骇俗的行为,皆因为内心有伤。

苏曼殊的身世颇为特殊,用他自己的诗表达,就是“契阔死生君莫问,行云流水一孤僧”。

一个“孤”字,涵盖了苏曼殊的一生。

苏杰生在日本经商时,娶了一位名叫河合仙的日本女子做妾。苏曼殊的生母若子是河合仙的妹妹,曾经因为在姐姐家帮忙,被苏杰生偶然看到胸口有颗红痣。按照古代相书所说,女子身上有红痣,必生贵子。苏杰生与若子珠胎暗结,生下了苏曼殊,但是儿子出生三个月,若子就离开了苏家,从此再也没有出现。苏杰生本身已经有了一妻二妾,现在又有一个私生子,怕传出去败坏名声,就谎称苏曼殊是河合仙所生。

这件事做得非常隐秘,就连和苏杰生在日本一起生活的另一妾室大陈氏都瞒了过去。河合仙对苏曼殊视如己出,苏曼殊直到成年都认定自己是河合仙所生。

对于苏曼殊,父亲有一种莫名的期许,这种期许为苏曼殊提供了四年无忧无虑、充满欢乐的童年岁月。然而,就在苏曼殊四岁的某一天,一位相士经过苏家,指着苏曼殊说:“是儿高抗,当逃禅,否则非寿征也。”这件事成为苏曼殊人生的转折点。

这个聪明过人,又调皮捣蛋的儿子该如何教养,成为苏杰生的一块心病,慎思熟虑的结果,就是把他送回老家接受中国式的传统教育。

广东白沥港村的苏家,是一个讲究嫡庶尊卑、华夷有别的家族,中日混血的苏曼殊被视为异类,“群摈作之”。家庭冷漠的气氛让苏曼殊感到窒息,他的九妹回忆起哥哥返乡后的生活时说:“一父数母,各爱其子女”,“时或婶婶辈言语不检,人重此轻彼之分,使三兄感怀身世,抑郁不安。”有一次苏曼殊身患重疾,大陈氏不仅不给他治病,反而把他锁在柴房,“以待毙”。

父亲的冷漠,加重了苏曼殊的被遗弃感。

把儿子送回国后,苏杰生虽然回过几次家,但来去匆匆,并没有表现出父亲对儿子应有的关怀。后来,父亲经营失败回国,脾气变得乖张暴躁,苏曼殊一不小心就会遭到呵斥和谩骂。他曾一度怀疑自己不是父亲所生,甚至自拟为江户望祖之后。

家庭的惨痛,让父子之情蒙上了悲剧色彩。1904年3月,苏杰生病危,托同乡到香港请苏曼殊回来,苏曼殊以没钱为由,拒绝回乡,父亲去世,他也拒绝奔丧。

苏曼殊在给友人的信中说:“家庭事虽不足为外人道,每一念及,伤心至极矣!”伤心至极的结果,就是活得没意思,活得没温暖,因为“身无所寄,心无所忧”。寻找归属感,成为苏曼殊毕生的追求。